您的位置:365bet体育在线资讯 > 宏观股票 > 主总收入入八成拜托百雀羚,壹网壹创IPO

主总收入入八成拜托百雀羚,壹网壹创IPO

2019-09-20 16:21

杭州壹网壹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近期在证监会网站披露招股书,公司拟在创业板公开发行不超过2000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25%,保荐机构是广发证券 。

报告期内,百雀羚品牌为该公司带来的收入占其主营业务收入一度达到82.3%。此外,其还面临品牌返利金额较大和应收账款回款风险加剧的窘况

由于技术和资金门槛并不太高,电商代运营行业的竞争非常充分。同时品牌商自营取代第三方代运营也在成为趋势。行业的变化为壹网壹创上市之路平添几分变数

公开资料显示,壹网壹创的主营业务是为国内外知名快消品牌提供全网各渠道电子商务服务。公司计划通过本次IPO募集资金约6.89亿元,其中1.66亿元用来补充流动资金,其余将投向品牌升级建设项目和综合运营服务中心建设项目。

化妆品电商公司的上市热情正在明显高涨。

作为国内前五大电商代运营公司,壹网壹创近期发布了IPO招股书,向登陆A股发起冲击。

2015-2017年,壹网壹创实现营业收入2.6亿元、5.07亿元和7.04亿元,同期净利润为1812.38万元、5619.82万元和13782.08万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2360.7万元、2499.53万元和7884.89万元。

作为化妆品电商品牌御泥坊的母公司,御家汇一路过关斩将,从2017年4月提交申请到2018年2月8日完成IPO工作,用时仅七个多月。截至5月22日,该公司市值已达89亿元。当然,并非每家公司都能成为幸运儿。同样在A股提交IPO申请的丽人丽妆最终就铩羽而归。而引入朗姿股份战略投资的若羽臣,则更新了招股说明书,目前仍处于排队中。

在电商代运营公司纷纷寻求上市之时,壹网壹创如何突破重围?近年来经营状况如何?有何经验与问题?近日《投资者报》记者致电公司,但公司招股说明书所留公开电话是空号,记者又查阅公司官网致电致函,有不愿透露姓名的女性工作人员称将转告相关负责人,但直到发稿也未给出回复。

报告期内,壹网壹创为百雀羚提供品牌线上服务、线上分销合计所取得的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2.3%、75.81%和73.05%,公司百雀羚品牌直接毛利对公司直接毛利的贡献分别为55.9%、49.07%和44.05%。

如此大相径庭的结果,使得近期于证监会网站披露招股书的又一家化妆品电商——杭州壹网壹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IPO之路备受关注。

壹网壹创自2012年成立,5年时间已达到7亿元的营收规模,跻身中国前五大电商代运营企业。据招股说明书,2015-2017年,壹网壹创营业收入为2.6亿元、5.07亿元和7.04亿元,同期净利润为1812.38万元、5619.82万元和1.37亿元。不过,在这样的业绩背景下,是对其大客户百雀羚的高度依赖。

壹网壹创表示,百雀羚系公司初创阶段的标杆性服务品牌,通过为百雀羚提供产品开发、品牌传播、整合营销、电商运营等一站式在线营销解决方案,逐步在行业内获得了较高知名度。壹网壹创表示,公司于百雀羚已保持近6年的合作关系,实现了百雀羚线上业务的高速发展。

该公司招股书显示,其欲登陆A股创业板。作为品牌线上服务提供商的网创科技本次IPO拟发行不超过2000万股,募集资金共6.89亿元,分别投向品牌服务升级建设项目3.50亿元、综合运营服务中心建设项目1.73亿元和补充流动资金项目1.66亿元。

自2015年起,壹网壹创开始开展品牌线上管理服务,短期内通过为百雀羚提供营销解决方案,快速提高业内知名度,也让百雀羚成为了壹网壹创最大的客户。

招股书还提到,品牌方根据采购情况给予返利,是品牌线上营销服务模式的惯例。报告期各期,壹网壹创的返利金额分别为4408.15万元、7213.23万元和12696.09万元,对公司的采购成本具有一定影响。若未来公司采购金额减少,或者新签、续签的合作协议中约定的返点比例下降,都将导致返利金额减少,对公司业绩产生不利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百雀羚品牌为该公司带来的收入占其主营业务收入的七成以上。针对单一品牌集中度过高,品牌返利金额较大和应收账款回款风险增加的情况,《投资时报》记者向该公司董秘办发送了采访提纲,在知悉采访需求的情况下,其未就相关问题做有针对性的回答。

壹网壹创曾表示,百雀羚系公司初创阶段的标杆性服务品牌,通过为百雀羚提供产品开发、品牌传播、整合营销、电商运营等一站式在线营销解决方案,逐步在行业内获得了较高知名度。壹网壹创表示,公司与百雀羚已保持近6年的合作关系,实现了百雀羚线上业务的高速发展。

2015-2017年,壹网壹创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35.66%、40.92%和46.83%,其中线上分销的毛利率为28.78%、23.52%和9.32%,而品牌线上服务的中,营销服务的毛利率分别为32.32%、37.39%和39.92%,管理服务的毛利率分别为73.41%、58.44%和66.02%。

如果不是查阅招股说明书,很多人可能不会知道网创科技和近年火速崛起的百雀羚,有着如紧密的联系。

从数据来看,2015~2017年,壹网壹创与百雀羚合作的收入,占公司营业收入的比率分别为82.3%、75.81%和73.05%,百雀羚对公司直接毛利的贡献分别为:55.9%、49.07%、44.05%。

报告期内,壹网壹创公司及子公司曾受到四宗处罚,2016年6月14日,因发布违法广告,杭州市市监局经开分局对网阔电子商务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对网阔电子商务罚款3600元;2017年6月9日,因涉嫌商品虚假宣传,杭州市市监局经开分局对网阔电子商务罚款1.29万元;2017年9月5日,网阔电子商务因发布违法广告被罚款26500元和2000元;2017年12月28日,网阔电子商务存在虚构原价行为,被罚款2万元。

2015年至2017年,由网创科技提供品牌线上营销服务的百雀羚旗舰店获得了“双十一”天猫全网美妆类目的三连冠;2016年,百雀羚给网创科技颁发了“2016年菁锐创新营销奖”;2018年,百雀羚则为网创科技颁发了“2017年度卓越贡献奖”。

尽管这些年壹网壹创也接了些别的品牌客户,如宝洁、强生等,企图降低对百雀羚的依赖,但效果并不突出。

壹网壹创的实际控制人林振宇,直接持股比例为14.3639%,通过网创品牌管理间接控制公司51.6945%的股权,合计控制公司66.0584%的股份。

两项大奖背后隐藏的是百雀羚为网创科技带来的可观的服务报酬。2015年至2017年各期末,网创科技的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2.58亿元、5.06亿元、7.04亿元。同期,网创科技为百雀羚提供品牌线上服务和线上分销合计带来的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2.30%、75.81%和73.05%,百雀羚品牌直接毛利对网创科技直接毛利的贡献分别为55.90%、49.07%和44.05%。

成也百雀羚,危也百雀羚。壹网壹创对百雀羚的重度依赖成就了公司,但是否在之后会成为一个隐藏“地雷”呢?

可以看出,网创科技已有意减少百雀羚在自身主营业务收入中的份额和直接毛利贡献。但就目前而言,这位金主仍是其不能不傍的大腿。

因重度依赖单一客户而导致过会失败并非没有先例。此前丽人丽妆上会时,发审委就提出其过多依赖阿里巴巴集团控制的天猫/淘宝平台。除此之外,丽人丽妆的一些问题壹网壹创也或多或少有所涉及。

作为品牌线上营销服务模式的惯例,品牌返利无疑给交易双方都带来好处。一方面,线上服务提供商可以利用返利抵扣货款,减少营业成本,从而提高业务毛利率;另一方面,品牌商也可借此进一步拉拢和线上服务提供商之间的关系。

比如丽人丽妆报告期内品牌方返利金额较大,而从壹网壹创的招股说明书来看,其情况比丽人丽妆更为严重。

报告期内,网创科技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60亿元、5.07亿元、7.04亿元。同期,其取得品牌方返利金额分别为0.44亿元、0.72亿元、1.27亿元,呈逐年上升态势。

2015~2017年,壹网壹创品牌返利的金额分别为:4408.15万元、7213.23万元、1.26亿元。

不妨对比一下两位同行。2016年丽人丽妆营业收入超过20亿元,品牌返利金额为1.75亿元,同年若羽臣营收3.78亿元,品牌返利金额为0.49亿元。不难发现,网创科技的品牌返利占营收比例,在同业可比公司中占据高位。

从目前披露的数据来看,不管是丽人丽妆还是另一家同行业公司若羽臣,品牌返利占营收的比例都没有壹网壹创那么大。

返利的一大好处就是给网创科技减少了营业成本,与之对应的是该公司爆发式增长的净利润。2015年至2017年各期末,网创科技的净利润分别为0.18亿元、0.56亿元、1.38亿元,2016年及2017年净利润增长率分别高达211.11%和146.43%。

丽人丽妆2016年营业收入超过20亿元,品牌返利1.75亿元;若羽臣2016年营业收入3.78亿元,品牌返利4929.87万元。

但不可忽视的是,品牌返利的多少与其合作业务规模的大小息息相关。如果合作业务规模减小,带来的将是营业收入降低和营业成本上升的双重打击,这无疑给网创科技增加了无形的压力。

而壹网壹创2016年营收5.07亿元,返利金额为7213万元。2017年营业收入7.04亿元,净利润1.38亿元,而品牌返利就达到了1.27亿元。

有业内分析人士称,仅以网创科技的超级客户百雀羚为例,如果扣除返利,报告期内其毛利将会减少一半左右。

品牌返利是什么?据招股书解释,根据行业惯例,品牌方为激励其营销服务商,会根据采购金额对营销服务商进行返利。以百雀羚品牌为例,自公司承接品牌后,百雀羚品牌天猫旗舰店的销售额分别为:1.65亿元、3.3亿元和4.85亿元,合计返利金额分别为:4408万元、7213万元、1.26亿元,占比分别达到了27%、22%以及26%。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报告期内,网创科技的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14.96次/年、11.17次/年、10.38次/年,同期的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0.33亿元、0.53亿元、0.76亿元,呈明显扩大趋势。虽说网创科技的财务流动性逐渐趋好,但不可否认,该公司应收账款无法及时还款的风险正在悄然增加。

而与此同时,丽人丽妆2016年营业收入超过20亿元,品牌返利1.75亿元,占比8.7%;若羽臣2016年营业收入3.78亿元,品牌返利4929.87万元,占比13%。

这样的趋势又能维持多久?若成功上市是否会出现业绩变脸的风险?对于返利占比还不如壹网壹创高的丽人丽妆,这都成为过会失败的原因之一,因此对壹网壹创来说能否成功过会的不确定性很高。

除这些问题之外,对于壹网壹创等电商代运营公司来说,行业也在发生着较大变化。

所谓的品牌线上服务,实际上就是品牌的线上营销综合服务提供商。受益于电子商务在中国的黄金20年,电子商务技术不断发展,电商平台已成为化妆品销售最重要的渠道之一。据统计,截至2016年,化妆品行业中电商渠道销售占比已经上升至20%,仅次于商超渠道。

而品牌线上服务企业就是隐藏在各大品牌身后的“幕后推手”。业内人士称,即便是同一品牌,针对不同电商平台需要有不同的推广模式、业务对接、页面设计,特别是外国的品牌还需要熟悉国内网络运营商的一系列要求,是一项十分浩瀚繁琐的工作。因此,品牌线上服务企业应运而生。

目前,这一行业已经是一个相当成熟的产业。由于技术和资金门槛并不太高,因此这一市场竞争也非常充分。壹网壹创的招股书显示,其主要竞争对手包括宝尊电商、若羽臣,此外还有丽人丽妆等。其中,宝尊电商已于2015年正式登陆美股纳斯达克市场,丽人丽妆于2017年递交A股招股书,最终闯关失败。若羽臣目前也已经递交了A股招股书,正在反馈阶段。

对于电商代运营公司为何扎堆寻求上市,有业内人士称:“这是由于都想趁着电商红利还未完全消退、电商代运营还没有被品牌主抛弃的时间窗口,抓紧变现。”目前,电子商务的运营成本不断增高,阿里、腾讯为首的线上巨头开始转攻线下。而随着品牌商逐渐把电子商务作为常规渠道之一,自营取代第三方代运营,成为一种趋势。也就是说,电商代运营这门“为他人做嫁衣”的生意,正在面临多方挑战。

再看其他电商代运营公司的上市情况,壹网壹创已经是继丽人丽妆、若羽臣之后,业内第三家冲击A股市场的电商代运营企业,因此监管层对于电商代运营企业的“态度”是有迹可循的。而从丽人丽妆过会失败及其审核原因来看,壹网壹创的过会之路看上去还存在很多坎坷。

本文由365bet体育在线资讯发布于宏观股票,转载请注明出处:主总收入入八成拜托百雀羚,壹网壹创IPO

关键词: